无人驾驶前路漫漫,优步的下一步走向哪里?

2018-03-19 16:53:28 2

网站关键词


       在过去的8年里,优步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扮演了颠覆性企业家的角色,有着巨大的影响力。该公司已经推动了世界上许多城市的地面交通方式的变革,虽然经常伴随着忽视现行的法律法规,忽视了根深蒂固的传统出租车公司和许多优步签约司机的担忧,但已经被高层次工作者所认可。现在卡兰尼克已经下台,他的继任者将被迫坚持走一条可预见的道路。

  优步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面前有很多重要的问题和急需处理的事务,比如修复与司机的关系,填补关键的高管职位,并领导公司,彻底改变公司锋芒毕露的风格。资深技术顾问、作家杰弗里摩尔表示:“特拉维斯已经迫使董事会出手。就目前而言,董事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打造一个更友善、更安全、更可预测的Uber。”这对目前的股东,尤其是硅谷的风险投资家来说是件好事,因为正是他们赶走了卡拉尼克。

  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、《分享经济》的作者Arun Sundararajan说,如果该公司过于顺从社会公众投资者,优步就会受到股东们很多的干扰。如果未来这家私人控股公司以接近其当前估值——600亿美元的价格上市,那么每年将有400亿美元的全球出租车业务额将流入股票市场。为了盈利,优步需要实现特拉维斯的真正目标:提供一种无处不在、方便的服务,让消费者愿意选择优步而不是自己购买汽车。通过赚取人们每年本应该花在新车和二手车上的10万亿美元,优步可能会变得比谷歌或脸书更有商业价值,而后两者已经通过参与年收入5000亿美元的广告业务而位列全球十大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中。Sundararajan说:“优步在短期内的首要任务是解决非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问题。但他们也需要关注未来。”

  不难想象,如果苹果公司不首先实现这一目标,优步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市值万亿美元的公司。但问题在于,创造这种后所有权的交通经济,只有无人驾驶汽车才能实现。优步去年亏损超过7亿美元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它向司机支付的费用。如果当该公司的商业模式受到了挑战,而在几乎完全满足需求的城市市场上,Sundararajan则不知道该公司如何能负担得起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(包括农村和其他服务不发达地区)的消费者。为了达到满足公众投资者需要的规模,他们需要在城市以外寻找新的商机。但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无人驾驶汽车真正走入我们的生活之后。毫无疑问,前路漫漫。

  就目前而言,小心谨慎地保证企业安全无疑是明智之举。通过改善自身品牌,改善与司机的关系,优步可以逆转其在叫车市场份额的衰落,通过从400亿美元的全球出租车行业中占据更多市场份额,每年产生数百亿美元的收入。该公司已经开始尝试,这是180天改变计划中的一部分,该计划的前奏是一次内部调查,并且最终导致前任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下台。该公司宣布,优步乘客很快就能给司机提供小费,这赢得了广泛赞誉。但还有更多需要努力去做的事情。例如,优步目前被禁止在阿根廷开展业务,在巴西和哥伦比亚也面临其他法律方面的挑战。与此同时,当地竞争对手,例如巴西打车创企99也在快马加鞭填补这一空白。上周,日本投资公司软银宣布对巴西打车创企99 投资1亿美元。软银也是优步最大的全球竞争对手滴滴出行的大股东,今年早些时候,该公司投资了一家巴西打车创企。

  少说多做,采取更务实的心态,更有助于该公司克服诸多监管挑战。它还可能带来富有成效的合作伙伴关系,从而降低公司的现金流消耗和整体风险。现在,优步宣布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联手,但可能为时已晚。除了对优步进行商业秘密盗窃的指控,Waymo最近与打车软件公司Lyft签署了合作协议。但也还有数十家公司致力于将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化。(参见《优步困境显示出人工智能商业化的困难》)

  Sundararajan说:“优步可以减少对自动驾驶汽车的投资,而且还会给它的早期投资者带来数百倍的回报。”考虑到最近几个月围绕Uber的激烈争论,这样的结果可能听起来不错。但这也可能意味着放弃用谷歌或Facebook的模式来创造巨额利润的机会,更不用说去创造一个拥有更少的汽车、更少空气污染和更多闲暇时间的世界。

  “是的,新任首席执行官需要雇佣一个管理团队,实施改革,并让公司上市,”政治顾问、早期的优步股东布拉德利·塔斯克说。但这是谈判的筹码,“优步是优步,因为它具有颠覆性。如果新任首席执行官只是在循规蹈矩,那它就不是优步了”。